亞幽 ( / / / )/

產文極緩qwq
大多產山板www
將暫時隱居一陣子(x)

[弱虫][山坂][是否為不該存在於世界的人?][2]

*真波視角
*OOC
*今泉/鳴子/御堂筋個性可能有點差勁注意
*雷者慎入
*描述得有點不好……OTZ

我是真波山岳。
一直戴著面具面對著這個世界。

從出生以來,像是受到上帝的特別眷顧,人緣特別好,每個人都很喜歡我。
受到全世界疼愛的我,本應該是在幸福洋溢的環境中快樂的長大……

直到小學五年級母親生病的那一天。

母親住院後的某一天,我去醫院看她,她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吊著點滴,瘦的不成人樣,用她那病懨懨的臉對著我微笑,用她那幾乎只剩下骨頭的手摸著我的臉頰,不斷地對我說著「山岳……我的寶貝山岳……媽媽真的好愛你……」。但我的心情卻格外煩躁,臉上雖然面無表情,心裡卻覺得想要脫離這裡,但是沒辦法,只能任由她繼續重複著催眠的話語。當時大人們都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我一開始並不明白為什麼。

過了幾個月,母親病逝了,參加著母親的喪禮,我的心情卻格外的平靜。看著大家都低著頭露出難過的神情,我卻一點也不覺得傷心。

「山岳這孩子怎麼完全沒反應?」
「大概是因為沒有經歷過這種事,還沒反應過來吧!唉,真是可憐的孩子。」

不,我清楚的很,母親死了,不會再回到我身邊,但是我卻一點也不覺得難受……
哭吧,現在應該要哭啊!一直疼愛我的母親死了啊!!不是應該要哭嗎?

可是我完全哭不出來。

那天開始,我發現了自己的異常,也明白在醫院那時大人們的奇異眼光。
因為當時明明應該要傷心地哭著喊媽媽,但我卻面無表情。

我是個沒有情感的人。
無論高興、難過、喜歡或著是愛,從來都感覺不到。
我是個怪人,只是披著人類的外皮在人類世界生活。

不,絕對不能被別人發現我是怪物。

從此,我戴上了面具,假裝自己是個普通人。

我裝出人很好的樣子,對於任何事都笑著面對,即使內心千百個排斥感,也依然掛著笑顏。

偽善。
我只能這麼做吧。
因為這是最簡單的方法,我不懂有情感的人會怎麼想、怎麼做,那麼只要順著別人意,就不會被揭穿了吧。

我也時常假裝什麼都不知道,這樣他人就會對我卸下心防,就什麼都不會被察覺了。

畢業典禮的時候,大家都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我卻一滴眼淚也流不出來,我只好低下頭,假裝難過的樣子。
我學著看著別人怎麼做自己就跟著做就好了。

升上了國中,我多麼希望不要有人和我接觸,越少人跟我相處,就越不容易被揭穿。
諷刺的是,這時上帝的「眷顧」卻發揮了功效,身邊的人只有增加沒有減少,圍著我七嘴八舌地吵個沒完……

幹嘛那麼想要跟我當朋友……我根本從來沒真心喜歡過你們,快離開啦。
我在心裡抱怨著。

不過我依然只能繼續裝成一個天然呆的無害角色博取大家的歡心。

前一陣子,有一位叫做宮原的女孩跟我告白。

「真波同學……我……我喜歡你!」

「喜歡我……嗎?喜歡是什麼感覺呢?」
我望著遠方自言自語著。

「真波同學……?」
「啊啊!抱歉抱歉……因為我從來沒有喜歡上一個人過,所以想知道喜歡上一個人是什麼感覺而已。」
「……這樣啊。喜歡上一個人大概就是……會很在意他,看他難過會想去安慰他,想要幫助他……等等的。」宮原臉紅的說。
「真想體會看看呢……」我說。
「啊……那個……抱歉為難你了……那我先走了!!」宮原低著頭跑走了。
而我只是站在原地看著她的背影。

好好啊,能擁有感情。

國一下時,因為父親工作的關係,我轉學了。

到了新的學校,新的班級,也絕對不能讓他們發現。

我的座位旁邊坐著的是一位戴著眼鏡的黑髮男孩。

「你好,我叫做小野田坂道!」

坂道……
聽見這個名字時,內心似乎有個地方正跳動著。

「我叫真波山岳。」
「請多多指教,真波同學。」
他露出燦爛的笑容對我說到。

在以前,我總是覺得這種笑容令人反感,但這次居然意外的……不討厭呢。

一到下課,就有一大群人圍過來我身邊,我只是笑笑的敷衍著,目光卻不自覺飄向坂道,他正和一個身高很高的男孩在一起,他們好像很要好呢。
我也好想體會看看有好朋友的心情。

之後得知,那位高高的男生叫做今泉,而他和坂道從國中開始一直是很好的朋友。

我總是會不自覺的注意著坂道,感覺坂道是個擁有豐富情感的人,而且總是真誠的對待人,跟我完全相反,好像是上天派來諷刺我的。
我也希望能像他一樣。

國二時,一位叫做鳴子的轉學生轉來班上,也與坂道他們成為了要好的朋友,他們看來很開心……真令人羨慕。

但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坂道臉上的笑容漸漸減少,雖然只有一點點,但是一直注意著他的我還是看出來了。

是怎麼了呢?是和今泉、鳴子發生了什麼事嗎?
好想知道。

我赫然發現……為什麼自己都一直如此在意坂道的事情?
這種事還是頭一次,第一次如此在意一個人……

又過了一段時間,坂道他好像再也沒有跟今泉他們有任何的互動了。
明明一開始是那麼的好,現在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一開始坂道對我露出的那燦爛微笑仍然深深刻印在我的腦海,但現在,這笑容,在他臉上也已不復見。

像是木頭人一樣,變得毫無表情的坂道,是抱著什麼心情畢業的呢?
而造成他變成這樣的原因,依然還是個謎。

升上高中,我意外的又和坂道同班了,他變了,變得總是獨來獨往完全不和他人有交集。
雖然我也想像他那樣,卻依然有人會圍過來我的身邊。

班上有一個叫做御堂筋的,最近一直接近坂道,一看就知道不安好心。

有點擔心坂道呢!不過我主動介入似乎不妥,還是先觀察看看吧。

果然,容易被人打動的坂道被他騙了。
今天的御堂筋露出了真面目。

看著坂道悲憤參雜的表情……
御堂筋你這傢伙。
不知道為什麼連我的內心也燃起一陣怒火。

事發後的某節上課,坂道遲遲沒有回教室,老師詢問同學有沒有人看見他。

「我剛剛看見他走向通往頂樓的樓梯……」
班上某個同學說道。

我想起了之前看過的小說、電影裡的情節:
被傷害、走上頂樓、然後……?

「!!」我站起來從教室衝了出去。
「喂喂!真波你要去哪!」
老師的問題我不打算回答,你們的反應也太遲鈍了吧?
要是拖到個一兩秒就可能造成無法挽回的悲劇了!

在跑上頂樓的同時,我突然覺得:
一直以來的自己不也跟御堂筋一樣,假裝待人和善,事實上只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嗎?
——為了讓自己的缺點不被發現。
而且我幾乎對坂道的一切都不了解,我真的……
有資格去救坂道嗎?

可是,想拯救一個人的這份心情,這還是第一次。

我終於到了頂樓,看見坂道爬出欄杆,立刻衝過去,在他即將墜落的時候,抓住的他的手臂。

「別跳下去啊,坂道!!!」我大吼。

坂道先是瞪大眼睛愣了一下,之後開始掙脫我的手。
「放開我!讓我就這麼結束一切吧!」

「不可以就這麼結束一切啊!」
還好坂道比較瘦弱,我依然緊緊抓著他不放。

「……像你這種人緣超好,一直以來都被大家所需要著的人懂什麼了?你有體會過我的心情嗎?」
坂道露出我所看過最落寞的神情說著。

「我是沒有體會過,但真要說的話……更該結束一切的是我吧?我一直以來都在假裝,我甚至很羨慕像你這種能夠真誠待人的人呢……。」我說。

「??!」
坂道似乎被這一段話語給嚇到了。

「你先回來這邊,我再慢慢告訴你。」
於是我把坂道拉回欄杆裡面,開始對他說著我一直不願對別人坦承的的事……。

—TBC—

先道個歉……抱歉這篇比上次短卻寫得比上次久(´;ω;`)
心情真的好難描述讓我卡這篇卡了很久……
原本構思的設定是:
原作中不善於交朋友/很有毅力的小野田,設定成總是被友情傷害到最後死心了性格。
而在原作中是隨自己意志自由行動的真波,設定成因為有所限制而壓抑隱藏真實的自己。
最後好像有點走偏了qwq
感謝你看到這裡((跪
有什麼意見歡迎留言↓↓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