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幽 ( / / / )/

產文極緩qwq
大多產山板www
將暫時隱居一陣子(x)

[弱虫][山坂][是否為不該存在於世界的人?][1]

*小野田視角
*OOC
*今泉/鳴子/寒咲/御堂筋個性可能有點差勁注意
*雷者慎入
*感覺各種情緒崩潰……

我是小野田坂道……應該吧。
反正不重要。
因為,
我是個不被世界需要的人。

從以前就是這樣。
怎麼做都不對,怎麼做都沒有用,都會被嫌棄。

沒有人會需要我。

站在頂樓看著地面……

要是現在放開手,一切就結束了。

曾經,我也是個活潑開朗的小孩。

我是一個非常重視朋友的人。

小學的時候,我有個青梅竹馬,名叫寒咲幹。
我從很小的時候就認識她,並且跟她很要好。
——我是這麼以為的。

以前我們常會一起出去玩,常會互相到對方家討論功課,常會一起討論我們最喜歡的動畫,還有一起做很多很多事。

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我發現她越來越不想理會我……

「小幹,我跟你說喔!昨天我看了第××集的動畫,原來他原本的身份竟然是……我好吃驚喔!還有啊……」

我說得手舞足蹈,她卻頭也不抬。

我以為她今天不舒服便叫她回家好好休息,就離開了。
但是我離開之後,她卻很開心的跟她的朋友們聊天……

接連幾天後,她都還是這樣對我,我開始慌張……
不過我還是沒有放棄,不斷地去找她說話,只是她依然沒有任何的反應。

今天一位和她很要好的同學,跑來跟我說:

「小幹說你煩死了,一直黏著她,她不想理你了,叫我來告訴你不要再去煩她了,她不需要你。」

留下因為吃驚過度而一臉錯愕的待在原地的我,她走了。

「為什麼……」

我就只有她一個朋友啊……
不去找她要找誰?

我以為,時間會加深友情。
我以為,我們可以一直很要好。
——不過,一切都只是我以為。

原來我的熱情會換來別人的厭煩。
原來時間不會使友情加深,反而會沖淡。
原來我過度的自信,造成了別人的困擾。
原來她不是跟我一樣覺得待在一起的時光是快樂的。

太過主動、熱情,只會成就厭煩嗎?

那麼,以後我不會這麼做了。

雖然遭受了這打擊,但大概是因為當時的我,還是個天真的小孩吧,雖然在意,雖然還是會難過,但是這事件在當時的我的心中沒有停留很久。

揮別了國小,抱著滿懷希望升上了國中。

國中時的我,忍耐著想一直去找別人聊天的衝動,安靜的坐在位子上,這樣就不會被嫌煩了。

漸漸的,安靜已變成了我的習慣。

我交到了一個朋友,叫做今泉俊輔,他雖然比較安靜,卻是個好人。

還好我現在變得安靜了,不然要是我還是像以前一樣,肯定沒辦法跟他當上朋友。
我這麼想著。

大致上我過得還算普通,直到國二……

有一位叫做鳴子章吉的轉學生轉入我們班。

鳴子感覺跟以前的我一樣吵,不,甚至更吵。
一天到晚總是到處說話說個沒完。
但奇怪的是,跟我當時不一樣,他的朋友卻很多,而且竟然還包括安靜的今泉。

後來,我、今泉、鳴子,我們三個,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
原以為我們就會這樣快樂的過完國中生活……

可是我覺得今泉跟鳴子越來越要好。
雖然當時我心裡知道:
三個人嘛,總是會有比較好的兩個人。
但還是覺得有小小的不滿在心底萌芽。

但我們依然在去科任教室、分組、放學時等等的時候都一起行動。
我暗中慶幸,幸好沒有把我給忘記……

真的是這樣嗎?

雖然三個人一起行動這件事沒有變,但隨著時間,越來越明顯,總覺得我已經無法介入他們兩人的世界,當我試著想去找他們說話,他們卻完全不理會我繼續說他們的。

對於以前我還不斷地對自己洗腦說:「他們兩個只是比較多共同話題,但是還是需要我的!因為他們還是會等我一起行動呢!」
但現在這理由已經不足以說服自己了……

雖然我們一起行動,但我根本像個透明人不存在似的,感覺根本沒有任何「有我在」與「我不在」時的差別。
就算一起回家,途中還是沒跟我說半個字……

這感覺只是變成一種「習慣上」、「形式上」的「假裝的友情」。

既然沒我沒差,何必要找我?
不如你們兩個走就好,何必加上我?
找我,只會讓我覺得傷害更重。

但我是個矛盾的人,即使如此,我依然珍惜這份可能已經變成只有表面假裝的友誼……
即使真正的情誼只是曾經擁有。

最近,他們常常吵架…
不擅於面對超架氣氛的我,當他們吵架的時候卻總是我在協調。

扮演著最悲慘的和事佬。

雖然知道在每一次和好了之後,他們兩個人會比以前更好,而且他們也不會感謝我,我還是在每一次盡力的幫忙協助他們和好。
其實也不知道為什麼我要這麼拼命,對於明明知道沒有回報的事。

我有感覺自己臉上的笑容正逐漸減少,但還是沒有抱怨的繼續著。

大概還是抱有一絲絲,覺得可能會有好事發生的希望吧。

其實有時我也在想說,是否該離開他們了呢?
我試著去找其他人說話,但當初健談的我因為安靜太久了,漸漸不知如何開口,無法尋找話題。

感覺現在自己說的話都很無聊,即便如此,有些人依然會很和善的回覆我,只是到最後,造成每個人跟我都變成點頭之交,但就「只是」點頭之交,我依然是可有可無的存在。

我以為跟鳴子當初一樣到處找人說話的話也可以交到好朋友的說……

算了吧。繼續待在他們身邊吧。
即使會傷心但他們快樂就好。

當時抱著像大愛之心的我真是愚蠢。

某一天,我不小心聽到了他們兩人跟另一位同學的對話。

「為什麼感覺你們明明已經沒有跟小野田很要好,卻還是要跟他待在一起呢?」

「哎呀,說起來這個人真是麻煩死了,一直黏著我們,而那傢伙最近感覺有夠詭異,以前笑個不停,最近卻都面無表情,我們害怕如果我們不理他,害他到時做出什麼傻事就完了,不然我們根本沒有理他的必要。」

一瞬間,我感覺到世界正在崩毀。

這句話有如利箭般刺進心底。

原來你們是這麼看我的……

從小以來的樂觀自信,從這時候變開始一塊一塊的粉碎。

我真正變得憂鬱悲觀,大概就是從這時候開始。

從以前,我為了交到朋友,為了成為你們喜歡的人,我做了多少努力多少改變?
我忍耐了多少我心底的不滿沒有說出來?
但是得到的「成果」卻是如此?

那我還有待在這裡的必要嗎?

或許有人會說,友誼就是不求回報的。
但我現在覺得我們之間……

根本沒有友誼的存在。

瞬間跌落谷底的我,放學回家後,待在房間,拿出美工刀……

假如心情不好,又不能發洩在別人身上,
那就只能發洩在自己身上了吧。

隨著思想的扭曲,鮮血跟隨著剛剛刀子所走過的路段留下鮮豔的痕跡。

痛嗎?

不,跟那些事比起來,真實的刀割反而不痛了。

在意得不得了,為什麼要那麼在意呢?
釋懷就好了啊,有那麼嚴重嗎?
自己也覺得疑惑,不明白這點事為何能造成如此之大的情緒起伏。

因為我很在意朋友。

為什麼我跟別人做一樣的事,得到的回報卻不同呢?
為什麼我的朋友總是一個一個離我而去呢?

潛意識正在咆哮。

付出真心認真對待的友情得到的是這種回報。

你們都不需要我……

真希望我也能夠不需要你們。

從那之後我就再也沒跟今泉他們說過話了。

渾渾噩噩的我結束了國中生活,升上了高中。

高中就一個人過就好了呢,朋友什麼的無所謂。

一個人過了半年的高中生活,一切風平浪靜,果然這樣是最好的。

沒有朋友,就不會受傷。

但是某天,一位叫做御堂筋翔的同學跑來找我……
御堂筋同學……感覺他是個無法摸透的人啊……
而且大家對他的評論好像都不太好。

「嗨!小.野.田!」他以一種詭異表情的笑著。
「你都是一個人呢,跟我做朋友吧!」咧著嘴笑,他的牙齒整齊的已經到了一種恐怖的境界。

「喔。」
因為過去經驗造就而成各種防備心,只淡淡應了他一聲。

但從那天之後,御堂筋開始對我很好,每天都來找我,跟我聊天,我們還會一起討論動漫,一起去逛秋葉原,一起回家,我需要幫忙時會幫我,感覺他什麼事第一個都是想到我。

他感覺是個好人呢,那他的壞風聲到底從哪來的呢?

原來我還是有機會遇見這種好朋友嗎?
心中燃起了微小的希望燭光。

或許,我該再給朋友一次機會。

他帶給了我希望。
但是卻也很快的就被粉碎了。

月考前一週…

「小.野.田!」御堂筋露出了他招牌的詭異微笑。
「這次的考試……你會幫我吧!」

「蛤?」我驚道。

「當然是……讓我看你的答案啊!」
高中生還作弊?我有聽錯嗎?怎麼會有這麼扯的人?

「這當然不可能的吧?」我勉強擠出笑容回應。
他應該是在開玩笑吧?

「什麼!!」他收起招牌的咧嘴笑容,一股強大的壓力襲來。

「我為了你做了一堆蠢事,跟你聊一堆白癡動漫,花時間去無聊的什麼秋葉原,花力氣幫你幹苦差事,你卻不幫我?」

「所以你接近我只是為了要我幫你作弊?」我問。
「我還以為……好不容易交到一個真心對待我的好朋友……」我小聲的說。

「噗哧!」他……笑了?
「白癡啊,你是笨蛋嗎?說什麼朋友的,真是噁心死了啦!人就是拿來利用的啊!你以為現在的世界上還會存在什麼互相真心對待的友情嗎?算了不想跟你這個白癡講話了,還真是找錯人了呢,以為功課好的人都很聰明,原來還是有著白癡混在裡面啊。」

他的身體所造成的巨大陰影正籠罩著我,
他的刺耳的嘲笑在我耳邊一直徘徊不休。

「這算什麼……」

我聽見什麼東西碎裂的聲音。

我所僅存那些微的希望,全部粉碎。

燭光,熄滅。

為什麼我一路上都要遇到這種人……

沒有人需要我啊,我是個廢物。
我唯一有用的時候是被拿來利用的時候。

這是一種就算一直受傷卻還是會忍不住又會燃起希望然後卻又再度被傷害,無限循環無止盡的感覺。

一直以來的信任,都只是自以為是的那三個字:
「我以為」

一切都是我以為,但事實證明我錯了。

我不如不要存在吧。

這一天,
我爬上頂樓。
只要這樣一躍而下,一切就會結束吧,沒有我,世界就會負擔得輕一些吧。

看著樓下,吹著風,想著曾經發生的種種一切。
一件一件事都讓人刻骨銘心。

看著我手臂上的刀痕,訴說著過去我受到傷害時的情緒。
深深、淺淺,密密、麻麻。
沉痛的回憶。

也許有人會說我怎麼挫折容忍力這麼低,
我可以回答,因為我很重視友情。
正因為有著這種個性,接連遇到這些事所受到的傷害才更大。

沒有體會過的人,是不會懂這心情的。

無論如何,這是我自己的選擇。

我不想再承受這些痛苦了。

與其一直擔心接下來又會發生什麼,與其讓它一直不斷循環,不如自己來終結一切。

我爬出了欄杆,身體前傾。

再見了。

放開了握住欄杆的手,我開始下墜,掉到再也穿不過去的地面,成為碎片。
一瞬間所有沉重的負擔都煙消雲散。

——本來應該是這樣的……

但事實是,在我開始下墜的那一瞬間,出現了另一隻手,抓住了我的手臂。

「別跳下去啊,坂道!!!」

—TBC—

想試著寫出人物的內心感受,卻好像還是很不會描述quq
感覺我讓好多人個性崩壞嚶嚶( QдQ)
這篇寫了好久,修來修去還是覺得有點怪怪的(?)
感覺下篇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寫好……
還有超不會想題目……

(題外話:為了選類組而傷腦筋中uu/考幹部沒上qq)

有覺得不好的地方歡迎留言建議(*´ω`*)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