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幽 ( / / / )/

產文極緩qwq
大多產山板www
將暫時隱居一陣子(x)

[弱虫][山坂][是否為不該存在於世界的人?][3](End)

首先,要跟大家道歉的是,從上一篇發布時間到這一篇發布的時間間隔了許久,真的非常抱歉。
如果真的有大大在等待這篇的更新,我覺得非常抱歉,以及非常感謝(´;ω;`)
其他就在文章結束後再說吧。

-

*OOC
*御堂筋個性可能有點差勁注意(大概要看過前一篇才會覺得)
*雷者慎入
*感謝願意閱讀的你

-

於是真波把小野田拉回欄杆裡面,開始對他說著真波自己一直不願對別人坦承的的事……。

「所以說,我就是這樣的人呢。」
語畢,真波看著小野田苦笑。

一下子接收了太多意料之外的資訊,小野田的腦袋還沒能完全轉過來,只是瞪大眼睛看著真波。

「可是坂道,在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我就覺得對你有一種特別的感覺,和別人不一樣,我想和你成為朋友。」真波說著,便朝著小野田伸出手。

「……」小野田看著真波伸出的那隻手,之後眼神猶豫的飄向一旁。

「既然你本來都決定要死了,那你可以試著相信我一次,如果我讓你失望的話,再死也不遲。」
說出這句話之後,真波才驚覺自己是不是說錯話了,急忙解釋:
「啊啊,我的意思不是……」「好吧。」
沒想到小野田也伸出他的手,握住真的的手。

其實小野田本來應該要說"對不起,我果然還是不想要繼續冒著會受傷的風險了。"

但是他卻不自覺的對著真的伸出手。

「我好像也有種感覺,感覺自己可以相信真波。」

「太好了,吶,我們回教室吧。」

於是他們離開了頂樓回到教室。

如同預期,一回到教室就遭到老師的質問以及同學們的閒言閒語。

「小野田,你剛剛上課到底去哪了?還有真波,你怎麼可以什麼都不說就擅自離開教室?」老師看見他們進來,語帶責備的詢問。

「嘖,小野田真是的,還害真波被罵。」「真波幹嘛要理小野田呢,就隨他去啊哈哈」「是呢是呢」

討論得再小聲,這些話語還是讓當事人聽見了,小野田默默低下頭,真波見狀,便說:
「老師,是我把坂道叫上頂樓去,結果我自己忘記了。」說完,還朝著剛剛說閒話的同學瞪了一眼,嚇得他們立馬閉嘴。

「但是不管什麼理由,小野田你聽到鐘響也該知道要回教室吧?還有真波你也不該上課隨便離開教室吧?兩個人都給我站著上課」老師生氣的說。

在這節課下課之後,小野田被班上許多人團團圍住。

「喂都是你啦,害真波被處罰。」「還有你到底對他說了什麼啊?平時總是笑著的真波剛剛居然瞪了我們耶!」「快說你到底做了什麼啦。」

「我…」面對一連串語中帶著濃濃憤怒氣息的逼問,小野田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你們可以滾開嗎。」一旁突然的傳來了一個人低沉的聲音。

大家轉頭一看,居然是真波,還帶著一種非常冷漠、不耐煩的表情,這讓包括小野田在內的所有人,都不禁打了個冷顫。

「你們真的很煩知道嗎?不要在接近我們了。」

「什…麼?」「明明平常都微笑著呢真波你怎麼了?」
被這冰冷語氣所震懾,幾個同學呆愣著臉詢問。

「平常?都是裝出來的呢,我其實很討厭你們喔。」一把推開圍著小野田的幾個人,走近小野田身邊,「所以說,知道了就快滾吧。」

被嚇到的同學們只好離開小野田的位子,不時回頭看看那個,他們從來沒見過的,面無表情卻帶著殺氣的真波。

「真波…那個…你這樣……」

「沒關係,反正我不想再裝下去了。」

「……」

「吶,坂道,但是我對你的笑容,不是裝出來的唷!」

——現在我想讓我的笑容都屬於你,屬於唯一一個能讓我體會到那種,從前體會不到的,身為「一個人」而活著的感覺,唯一一個能讓我發自真心露出笑容的你。那麼,這是否足夠,讓我用此換回,昔日那綻放在你臉上的溫暖笑容?

「你放心,我不會像之前那些人一樣,我知道你現在可能還是很難信任人,不過我會努力證明。」

「好…好的。」

從這天之後,真波與小野田,兩個本來毫無交集的人,變得…要說形影不離,倒不如說是真波單方面的主動跑來待在小野田身邊。
想要欺負、責備小野田的人,無一不因真波的狠瞪而退避三舍。
也有幾次,御堂筋帶著挑釁的言語對小野田露出猙獰的表情,最後卻被真波的氣勢壓過而喊著「噁心、噁心」的離開。

為他擋下了這麼多外邊的攻擊,小野田一方面感嘆著自己的敵人怎麼這麼多,一方面感謝著真波的挺身而出,又一方面擔心著真波也得與他們為敵……
但每次真波都笑著說沒關係,還信誓旦旦地說,為了小野田,他願意與全世界為敵。這句話讓小野田不禁「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你終於笑了呢。」

「唔…」突然被這麼說,小野田不知道該如何回應而有點紅了臉。
是呢,從國中以後,自己是否幾乎不曾再笑過?

殊不知,在剛剛小野田露出笑容的那一刻,真波感覺到了……

「噗通」

胸口不知道為什麼好像震了一下。
錯覺?不可能,這感覺是那麼的強烈……
比當初第一次聽見「坂道」這個名字時的感覺還強烈,讓人不容忽視。

好像真正感受到了,身為一個「普通人」活著的感覺。

希望能再多看幾次你的笑容。

偶爾假日,他們會一起出門。
去去秋葉原,一邊走一邊忍不住在路上和真波分享一堆動漫的小野田,真波雖然聽不懂,卻也挺樂在其中的。重點是,真波總是能抽到限定版的扭蛋,讓小野田興奮地笑著跟他說謝謝。
只是幫忙轉個扭蛋也能看見小野田開心的笑顏,真波也是樂此不疲。只不過偶爾覺得有點不公平,為何自己那麼努力想讓坂道展露的笑容,那一團「彩色的塑膠」卻能輕易的達到。

天氣舒適的日子,他們也會去真波很喜歡的一座山上,有時散步,有時騎腳踏車,使人心情寧靜。
小野田也意外發現,一直以來討厭運動的他,卻意外的喜歡上爬山的感覺。
不知道是因為這裡是山,還是因為在他身邊的是真波。

幾個月下來,小野田的情況好了很多,除了在抽扭蛋以外的時後也更常笑了這點,是讓真波最開心的。
每次看見那溫暖的笑容,就覺得自己再陪他個幾百年他都在所不辭。

在記憶裡消失了很久的,擁有「朋友」的感覺,甚至連朋友是什麼都快忘了的小野田,在真波的陪伴下,逐漸放下戒備心,更讓真波徹底的幫他複習了一遍,和朋友在一起的快樂。
他很感謝真波,也為自己在那一天,相信直覺告訴他要相信真波而感到慶幸。

——或許無論是去哪裡,只要與你一起,就會是快樂之地。

這天,小野田一如往常地和真波相約在一個屬於他們之間的,默契的集合地點。
其實這次是真波約他出來的,他想今天大概又是去山上騎車看風景吧。
小小期待著真波的到來,小野田輕輕哼著最近剛開始播出的某部動漫片頭曲。
不久後,小野田看見真波的身影從遠遠的地方出現,便朝著他走去。

「真波!早……」

「坂道……我有話要跟你說。」

「誒?」

「對不起。」

「?!」

「我發現,我對坂道果然還是…跟別人一樣,沒有任何情感呢。當時的那種感覺,好像是錯覺吧。抱歉,明明都叫你相信我了結果我卻……。真的很對不起,但我們還是不要繼續來往好了,在學校也是。」

「真波,可是……當時…不是…但…沒關係…不要走……」

「抱歉了,再見。」

看著真波轉身離去的背影,小野田這次發現原來真波對他已經變得無比重要。

「真波!等一下!等……!!」
淚流滿面地從床上坐起來,原來是場夢。
看著牆上海報的動漫人物依然對著他微笑。

「太好了…只是夢…」

鬆了口氣的小野田這才發現一旁的手機已經"公主公主…"唱了許久。

抓起手機看了眼來電顯示,是真波。

「喂喂,真波?」

「坂道!太好了。」

「怎麼了嗎?一大早就打電話…」

「我…剛剛夢到坂道你對我說,你果然還是沒辦法再相信人、不想再受傷、不想繼續存在這痛苦的世界,然後…你就從我面前……」
真波越說越激動,緊抓著手機的手彷彿快把它捏碎。

如此強烈地、不希望一個人離開自己的感覺,以前從來沒感受過。
好痛苦、但好像又參雜著…什麼。

「其實我剛剛也夢見,真波你,離我而去……」

「看來我們同時做了相似的惡夢呢。」

——「「太好了,你還在。」」

——在不知不覺間,你已經成為我生命中最重要、最不可或缺的存在。

——如果從前的種種不順,只是為了遇見你所鋪陳的道路,那麼,大概也是值得的吧。

——或許正是我們兩擁有著兩種截然不同的不幸,才能因此成為彼此互相依靠的存在吧。

____END

啊啊,我有結尾障礙…(癱軟)
不知道文章風格有沒有變(つд⊂)
抱歉拖了這麼長時間才更新結果內容依然不是很多…
至於為什麼會這麼久才更新,一方面是因為這一年真的突然多了很多事情,有點措手不及加上不善於時間的分配讓我忙碌許多。
空閒時間又因為太懶惰(被打)以及本來想好的內容又忘光了一大半,導致遲遲都沒有太大的進度……
又想說隔了這麼久應該要讓文章長一點,結果果然我的金魚腦擠不出幾個字…
再度為自己拖更許久道歉。
如果真的有人在等待這篇更新的話,也表達大大的感謝(´Д⊂ヽ
明年應該會更忙所以放假後就趕緊完成了這篇。
誠摯感謝,看到這裡的你。
有任何意見歡迎留言↓

评论(10)

热度(17)